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百灵棋牌:杨臣华:发挥沿边口岸和港口优势建陆海内外联动方向

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杨臣华新浪财经讯9月20日消息,由东北财经大学东北亚经济研究院,商务部国际贸易合作研究院,新浪财经联合举办的2019东北亚经济论坛在辽宁省葫芦岛兴城市举办。内蒙古自治区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杨臣华出席分论坛“东北亚贸易发展与中日韩FTA”并发表演讲。

杨臣华表示,把沿边口岸和沿海港口这种优势发挥到最大,把城市群和发展轴和各个地区的经济区来形成大的经济腹地,构建一个陆海内外联动的方向。

杨臣华还表示,为了东北经济区的区域结构更加优化和东北区域功能更加坚固,增强它的影响力和竞争力,我们要不断作出努力。同时,在东北亚这个经济圈里面,我们也为我们中蒙俄自由贸易区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尽快形成,也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

杨臣华:刚才施教授给我们展示了一下东北亚的合作趋势,我这个题目的设计,主要在“一带一路”框架内的东北亚经济圈的构建问题,同时,也是我们中蒙俄和中日韩,我认为这个是分开的,这两个最有可能形成自贸区的合作共赢。前面的研讨非常有技术性,也为我们带来了希望,同时也看到了一些方向。那么中日韩和中蒙俄这一块对接起来,最有可能形成我们六个国家东北亚最好的自贸区的示范。

我们内蒙中心提议搞1+4+若干个案例,我们想在“一带一路”框架内如何把东北经济区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开放与合作,这是一个大范围的思考和资源配置的方式。大家也知道,我们现在进入关键期了,喊了这么多年东北振兴,我们自身都有体会,大家也看到已经越来越近了,同时,中蒙俄自贸区也要开始建成一些行动。通过我们中蒙俄经济走廊的对接,有很多东西面临在我们眼前,宋部长也说了,蒙古和俄罗斯这边,我们这几年也在接触,我们主动地促进他们,通过互赢的方式这种趋势越来越接近了。只有合作,才能降低政治上的不和谐,或者是说政治上的一些反对,合作最终是共赢的趋势。我想,在东北亚地区这几个国家更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我是分两步走,那如何做好我们东北自己区域的事情?

我们要考虑到,如何把沿边口岸和沿海港口这种优势发挥到最大,把城市群和发展轴和各个地区的经济区来形成大的经济腹地,构建一个陆海内外联动的方向。经济区不仅是有东北经济区,还有和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整个中国内的国家确定的几个区域计划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并不是孤立的,你要自己自拉自唱永远是不行的。我们特别提到一下,一直讲东北地区印象当中就是东北三省,实际已经改变了,内蒙古横跨三个北,东北、西北、华北,我们基于这方面来考量一定要全面细致。而且按照这个棋盘来讲的话,是一个大的平台,大的布局。这样思考问题,我们才能共计,才能合作得更好。我们不是按棋子布局的,我们是按合作共赢,必须跟中蒙俄经济走廊和在“一带一路”如何谋篇的问题。中蒙俄经济走廊和东北亚重要窗口方面,我们提出来四条横轴,按照我们这个区域,那就是东北区域的一轴,包括内蒙古一共是四个横轴,实际上就是横跨南北,横跨欧亚,是这样的情况。在每一块大家可以看到,都涉及到东北的东北以及内蒙古,最后连接到内蒙古整个中国的大西北,然后向南,可以跟海上丝绸之路连接起来,是这样的思路来确定的。

这个功能定位,跟我们国家对东北地区和内蒙都是一致的,一个是生态方面的,一个是安全方面的,再一个就是能源方面的,还有农牧业,也就是粮食是最重要的,还有一个是我们的产业方面,安全方面。我觉得这方面跟我们国家在对这个地区的战略定位非常吻合,非常一致,我们考虑这种是可以构建一个大北方,我们谈大北方,实际上东北和内蒙古整个是北方的区域范围,有北方的话,我们在考虑我们如何发挥作用,在东北亚发挥什么样的作用,才可以相连接起来。我们可以提出来,作为大北方的作用是怎么样的生态圈。在这个方面,我们是分政治划分,一个是中国自己分南北,南北方的实力基本上是四六开,以长江为边界,北方15个省占40%的总量,南方16个省占60%的大总量,这个时候可以看出趋势,中国的南北方四六开,对于我们东北经济区来讲,我们是占北方这一块的20%,就可以看出我们集聚的力量,我们的优势更强。从京津冀这一块已经形成了新的板块和新的优势,再下一步,东北这个经济区的板块,经济集聚的力量,可以和京津冀协同发展合成一体,必须是基于这两个方面来说。

从这个棋盘上可以看出,我们这四个横轴和两个纵轴形成的都是一种带动的作用,主要就是一个谋篇,下一步布局的时候,如何开放合作共赢?这方面考虑的范围更大一些,实际上往上走,这两个最重要的纵轴,就是哈尔滨、长春到沈阳,到大连这一块,它是直接联系到环渤海,也是我们现在东北亚直接对外窗口,这是最重要的组成。再一个纵轴,就是北部,和黑龙江的齐齐哈尔到内蒙古的锡林郭勒,这是面向东北亚和面向中蒙俄最关键的布局,形成我们四个“带”,特别强调原来东北三个带,特别是京沈这一代,必须延伸到呼和浩特,这也是对中国北方来讲最重要的支撑。所以,你讲能源支撑、生态支撑、产业支撑,光谈三省不行,必须把内蒙古放进去。

在这个框架当中如何来解决我们的问题?这些问题集中起来应该是两个层面,一个是国家层面,我们觉得从这四个地上考虑政策和布局,我们现在有些政策还是局部性比较强的,这是我们作为地方的感觉。比如说怎么增强活力的问题,这个区域范围内,民营经济发展是最弱的,土壤是最弱的,在这个方面,我们的相关政策国家如何来助力?不光是本地区的营商环境问题,实际上很多政策在它的主体环境当中,南北方不一样,实际上还是土壤的问题,整个东北地区都存在这个问题,那就是在增强活力这方面。国家已经给我们充分定位了,对内蒙是一个战略的定位,对东北区域来讲,无论是哪一个定位都是非常吻合的。再一个,增强产业凝聚力的问题,和我们竞争力是相辅相成的,我们现在各种产业没有一个拳头产业,所以这个地区来讲,就缺乏一个产业凝聚力,都想搞,最后还是不行,所以还是要围绕国家发展定位来抓住,能源方面抓什么,生态方面抓什么,在这方面的话,增强产业凝聚力方面,也是整体经济区的竞争力方面的问题。为了东北经济区的区域结构更加优化和东北区域功能更加坚固,增强它的影响力和竞争力,我们要不断作出努力。同时,在东北亚这个经济圈里面,我们也为我们中蒙俄自由贸易区和中日韩自由贸易区尽快形成,也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这就是我们今天大家要来讨论的问题。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