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多玩棋牌:博瑞医药身负4份对赌协议明日上会是“被逼”的?

8月27日,博瑞生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瑞医药”)将上科创板审议会。

IPO日报发现,博瑞医药的IPO离不开资本力量的“助推”,甚至可能是被“赶鸭子上架”。

对于这一刻,公司背后的资本期待已久,背负着4份对赌协议的博瑞医药或许也能松一口气了。

据了解,博瑞医药主要从事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和制剂产品的研发和生产业务。公司控股股东为袁建栋,实际控制人为袁建栋和钟伟芳(两人为母子关系),其合计控制50.94%的表决权。

本次上市前,因资本力量的入驻,博瑞医药也签了对赌协议,但其在申报稿中并未详细说明。

对此,上交所刨根问底,在问询函中对博瑞医药的“对赌”信息进行深度“挖掘”,其成果也直接在博瑞医药的上会稿中体现。

博瑞医药的上会稿中关于关键词“对赌”共有48个,比之前申报稿多了43个。

2015年9月16日,博瑞医药实控人袁建栋与中金佳泰、国鸿智臻、广州领康、高铨创投、刘旭方、杨健、南京盈银、梧桐三江、上海诺恺、博瑞创投、禾裕科贷签订对赌协议。双方约定博瑞医药需在2020年底前完成上市,如若未达成需按10%的年利率进行回购。

同日,袁建栋与上海诺恺签订另一份对赌协议,双方约定博瑞医药需在2017年6月30日前完成新三板挂牌,如若未达成还是按10%的年利率进行回购。

两年后,博瑞医药创始人袁建栋、钟伟芳、博瑞创投与投资方先进制造、国投创新、健康一号、健康二号、南京道兴签署对赌协议。双方约定博瑞医药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不少于3000万元、4800万元和8000万元,如若未达成需按差额进行一定的补偿。

另外,该对赌协议也对博瑞医药的上市进行了要求,比如60个月内未能成功上市,投资方有权要求按10%的年利率进行回购。

博瑞医药创始人袁建栋、钟伟芳、博瑞创投与投资方红杉智盛、GiantSun、弘鹏投资、广发乾和、珠海擎石约定,博瑞医药需在2022年12月31日上市,如若未达成需按10%的年利率进行回购。

对此,一位上市公司高管对IPO日报表示,如果公司上市后还存在对赌协议,会给股民的利益带来不确定性,因此证监会是不支持的。所以申报IPO之前,企业都会解除对赌协议。

不过上会稿显示,除2019年3月签署终止协议的先进制造外,剩余投资者于2019年7月签署《关于博瑞生物医药(苏州)股份有限公司相关协议之终止协议(二)》,确认各方已签署的关于博瑞医药的特别股东权利条款将终止执行且自始无效。

需要指出的是,博瑞医药是今年4月递交申报稿。这意味着,上述协议终止是在申请科创板上市的三个月后。

另外,博瑞医药2016年至2018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706.1万元、4587.64万元、7320.2万元,每年均未达到此前的业绩对赌。

那么在递交申报稿时,公司相关对赌协议是否已全部清除?公司为何在7月才签署终止协议?

IPO日报发现,博瑞医药的上会稿共计582页,相较4个月前的申报稿增加了187页。

除补充对赌协议有关内容外,博瑞医药还增加了不少“料”,甚至财务数据也发生改变。

比如,博瑞医药上会稿中,其2018年的净利润为7320.2万元,相较申报稿减少了304.16万元;上会稿中,2018年末的应收账款为1.33亿元,相较申报稿减少了357.84万元。

具体来看,博瑞医药与SelectchemieAG合作的制剂产品权益分成收入按季度结算,由于SelectchemieAG下游制剂销售的结算周期较长,提供权益分成计算表的时间通常在基准日后2个月以上。

在此背景下,博瑞医药对SelectchemieAG的制剂分成的确认统一递延一个季度。

2018年度,博瑞医药因欧盟GMP证书复审,三季度向欧盟的产品销售暂时中止,相关销售集中在四季度发货,其财务部门对2018年四季度的制剂分成进行了预估。

而博瑞医药在首次申报审计过程中,因疏漏未调整冲销预估的收入,导致2018年权益分成收入与之前年度未保持会计处理的一致性。

对此,博瑞医药于上会稿中表示,上述差错为工作疏漏导致,不属于故意遗漏或虚构交易,也不属于重大会计差错。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